牧教士和她的孩子们

转贴一篇关于我外婆的故事,看看大家有没有耐心看完了,作者是我姨妈(恩惠)
 
1950年正月初八凌晨, 一个女婴在成都小天竺街一所产院诞生, 她是1938年河南杞县基督教会孤儿院长大的女婴李秀美和开封圣书学院首批毕业生丁华中之子丁保罗的第一个孩子. 负责孤儿院的美国传教士牧爱德为这个孩子起名叫恩惠. 没想到这位大家称为林黛玉, 身体十分不好的秀美, 十三个月内竟生了两个孩子. 保罗的母亲不相信地说: 她还能生孩子? 不料过了几年, 上帝又送了一个女儿给这一对善良的夫妇, 他们孩子的名字分别是恩惠, 正立, 恩霖. 秀美和保罗在70多岁时又收养了一个刚生下四天的弃婴, 起名丁亮. 1909年循理会接收杞县教会, 办起了学校,医院, 后派美籍传教士夏纳士牧师及夫人等多人来杞县传道和管理学校和医院. 夏氏夫妇在杞县生有三个孩子, 信徒李诚信(谢三姑)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住在教会, 帮助夏夫妇照管孩子.
 
牧爱德(1888_1962), 被孤儿们称为”姑姑”的美国传教士, 出生于美国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 从小就被父母奉献给了上帝. 她在大学学习的是天文学, 1919年10月, 受老差会的派遣来到中国河南杞县教会, 用了两年时间学习中国语言, 并担任夏氏夫妇三个孩子的教师. 到中国不久, 受杞县教会的分工, 她担负起管理孤儿院这一部分的工作(当时的教会已办有医院,学校). 孤儿院一共收留了多少个孩子现已无法查证, 有的孩子还没长大就被好心人领走(特别是男孩很快会被领走收养), 最后还有15人, 分为两个组, 由信徒徐大大和宋大大分别照管, 另外还请了杞县籍的赵师傅做饭. 从1924年杞县孤儿院, 后到开封宋门关教会, 随着年龄增大她们开始接受小学教育, 后进入开封圣经学院女子预科班学习, 并由循理会负担她们的一切生活费用. 15个孩子中有三人较早因病夭折, 两人被人领养(秀花,秀芳). 牧教士的孩子们(后来被难童学校的师生们称之为”十姐妹”), 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李秀鹏, 李秀凤, 李秀荣, 李秀美(李树人), 王秀芝(王秋波), 王秀玉, 王秀英, 牧秀兰, 杜秀文和谢秀纯. 孩子们的姓有的是后来家里找来才确认的, 有的是后来随丈夫姓的, 也有不知到底姓什么的, 如秀兰便随姑姑姓牧.
这些孩子有的是流落街头的孤儿, 有的是被穷苦人家放到礼拜堂外和医院门口草地上, 被前来做礼拜的人抱来送到教会的, 也有信徒从街上检到送来. 1938年春, 当开封沦陷时, 循理会的周懿德教士收留了她们, 并带她们逃亡到古荥镇, 交托主内姊妹谢恩赐的母亲李诚信照管, 解决她们的衣食等问题. 孩子们亲切称谢母为”三姑”, 并在古荥镇住了一段时间. 1939年, 由基督教及天主教中外神职人员在郑州成立"郑州国际救济会", 利用国内外募捐建起难童学校. 周教士参加救济会的管理, 就将这十个孩子带进了难童学校. 她们中有8人到该校任小学教师. 1942年各个难民所的难童学校集中在郑州二马路改名“郑州国际救济会难童学校”时, 她们有的继续任教,有的重新入学, 插入刚成立的中学部 (圣德中学). 后来她们随校西迁, 抗战胜利后又返回郑州. 1946至1947年间, 她们陆续离开了学校.
 
牧爱德接受教会孤儿院是哪一年现在已经无从考证. 她终身未婚, 但对她的孤儿们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 她的河南话说得很地道, 同时对中国的文化也有很深的理解. 她的孩子们是在她中西方文化思想及生活方式下长大的. 他们生活在一个很特殊的环境里, 所受的教育很纯粹, 主要是学圣经, 其次是当时学校的课程. 她们每个人都受过正规的音乐训练, 都是正规的美声唱法, 在唱诗班里高,中,低部音分的清清楚楚. 秀芝在2003年到四川看望秀美姐姐时, 听到教堂里的信徒唱赞美诗时说:“象居民唱的一样”. 他们长大以后的为人处世, 待人接物上都能看出她们是如此的单纯. 她们没有什么和社会打交道的能力, 在阶级社会里没有和人交往时应有的设防, 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都不强, 生活能力也差, 但是她们的精神世界却十分丰富. 真,善,美在她们身上有充分的体现: 同情弱者, 对人诚肯, 都是她们的共性. 你和她们在一起时你不会感到你是小辈. 她们的表情, 说话的口气, 全都象比你还小的小孩. 当她们聚在一起时, 你会发现她们是一群多么纯洁可爱的老太太, 她们的思维多么简单可笑. 除了秀芝以外, 他们的人生道路都很艰辛. 她们奉行以诚待人结果却适得其反, 有时被人利用,自己还不知道. 但在有些方面她们非常聪明, 姑姑从小教她们的“话到嘴边留三分”, “忍字头上一把刀”, 等中国的处事方式以及“不能把比你年轻的保姆请到家里来带你的孩子”等西方格言都教给了她的孩子, 也教她们“男人的阴茎决不能放到你们的下身, 除了你的丈夫”. 姑姑的教育她们全都牢牢记载心里, 并把这些道理同样教给下一辈的孩子.
每个孩子在成长中都会犯错误, 姑姑会耐心的教育她们, 她让孩子们知道,可以犯错误, 但不可以犯同样的错误. 孤儿院的院子里有苹果树, 苹果成熟时发出的香味对孩子有巨大的诱惑力, 她们也会象男孩子一样爬上树去摘, 可摘下来又舍不的吃, 放在枕头下不时的拿出来闻一闻. 姑姑一进门便闻到香味, 她问道:“是谁摘了苹果?” 当然没人吭气. 于是孩子们都被带到树下, 脱了鞋量脚印, 最小的便是小牧兰, 因为没有承认错误, 脚底便挨了打. 结果全体孩子被罚站小板凳. 秀美更淘气, 趁姑姑不注意, 抬了小板凳到树下, 站到上面把够得到的苹果一个个都咬上小牙印, 结果长大的苹果都有坑坑. 但如果上学时谁的成绩好, 或做了使姑姑高兴的事, 到了周末便会选中和姑姑一起吃饭, 这被孩子们认为是一种很高的奖励.
姑姑从不抹口红, 搽胭脂, 不烫头, 她的孩子也和她一样:“俺姑姑怎麽说,俺姑姑怎么做, 是俺姑姑教俺的”, 都是她们随时挂在口头上的语言. 姑姑是她们的父母, 老师, 更是她们行为的榜样.
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 秀美的外衣襟内边里总是别有几枚别针, 说是出门在外以防万一. 无独有偶, 秀芝的衣服内也是如此. 一问才知, “俺孤儿院的孩子都这样, 是俺姑姑教俺们的.” 孩子们长大以后, 姑姑便教她们织毛衣, 这是有奖劳动: 织两件毛衣便可得到一件毛衣的线, 秀美和保罗的孩子便是穿这种劳动所得的毛线衣直至70年代. 她们织毛衣的手法很特别, 就像只有在外国电影上才能看到的那样, 用左手带线, 像我们用钩针似的往里挖线. 秀美的身体从小比较差, 又有一段时间休学在家, 姑姑怕她寂寞, 分配她喂一只黄色的小鸟. 秀美终生都喜欢这种鸟, 还养了一只叫yellow的黄狗给她做伴. 当秀美生命垂危躺在床上时, 女儿怕她寂寞, 给她买了两只活泼的小鸟回来做伴, 她说这不是我心爱的. 女儿一听便知什么是她心爱的, 赶紧又买回小白玉, 这才随了秀美的意.
做饭的赵师傅不知什么时候患上了肺结核, 不知不觉也传染给了孩子们, 当时没有特效药治疗, 姑姑知道只有加强营养, 争强体质, 才能抵抗过去. 姑姑养起了羊, 每天挤羊奶给孩子们喝. 北方的冬天很冷, 姑姑把孩子们的床和她自己的床都搬到楼道上, 陪孩子们一起睡在室外呼吸新鲜空气. 虽然后来都痊愈了, 但有几个孩子结婚以后没有生育能力, 不知是否和这场结核病有关, 现今都不得而知了.
抗日战争日本鬼子打到河南时, 飞机在天空上乱丢炸弹, 姑姑和另外的几个牧师(有马可)一起跪在院子里向上帝祷告, 让炸弹死自己, 千万别炸死这些没娘的孩子.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什么时候, 在哪里见到过的场景? 日本人占领河南后, 把姑姑等几个美国人抓到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做为俘虏囚禁起来(大概只有几个月). 二战胜利后, 姑姑没有回美国, 而是马上回来找她的孩子. 他们为了什么, 又为了谁? 现在我们在哪里才能看到和找到这种伟大的人? 没有自己,惟有他人.
 
1948年, 经过磨难的孤儿们都长成大姑娘, 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姑姑带这几个没结婚的女儿到了重庆, 先住在黄角桠, 后又到马鞍山, 最后在瓦厂湾江边的一栋楼房住了下来, 安排一个个女儿结婚. 姑姑选女婿的条件只有一个:“我家的羊不能放到别人的圈里去”, 意在只能是在教会里找女婿. 秀美的婚姻很顺利, 原因是保罗的父亲是圣书学院毕业的牧师, 保罗的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 他的兄弟姐妹从小和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长大. 保罗向姑姑求婚时,姑姑只说了一句话:”好, 我同意”.秀英曾十分喜欢秀芝的丈夫许志远, 志远又是姑姑的学生, 姑姑就把志远叫到她屋里告诉了他秀英的心意, 没想到志远不喜欢秀英, 姑姑不高兴了认为这事叫她很没面子. 秀美结婚的晚上, 志远一个人坐在长江边痛苦的思索. 姑姑的意志又不能违背, 只好又找姑姑说心事. 当时孤儿院还有几个没结婚的姑娘, 志远请姑姑把秀芝嫁给他, 姑姑马上同意了. 但此时的秀芝已有了心上人, 姑姑不同意的原因是对方不是圈里的人, 秀芝只好偷偷的出去会面. 2003年秀美病危时, 秀芝在病床边向秀美的女儿讲诉往事, 指着秀美说:“你妈是间谍, 我一出去, 她就在二楼监视我, 跑到姑姑处告发我. 我一回来姑姑就叫我上楼问我去了哪里, 我也只好坦白.”此时的秀美病得早已不能说话, 听到这里也扑哧地笑出了声. 用秀芝的话说, 她的婚姻是姑姑做的主. 只有秀兰的婚姻, 因姑姑已离开中国, 找的不是圈里的人. 可惜姑姑那时也是鞭长莫及. 但也只有秀兰的婚姻最不幸, 很早就守寡, 没过上几天好日子. 秀美的丈夫当时在河南大学上学, 姑姑给他寄去路费, 让他坐飞机到重庆结婚. 钱是装在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里, 信封的背面用小额邮票贴满, 以防有人拿着信对着太阳能看见里边的钱. 一切的操办保罗都不用费心, 包括保罗的新衣: 西装是上等的英国毛料做的, 还有皮鞋, 领带, 衬衣等等一应俱全. 婚礼是在瓦厂湾大楼的二楼举行的, 秀芝, 秀英也是在这里举行的婚礼.秀英的丈夫马习贞和秀英是同学, 婚后回了山西, 1970年因肝病去世, 听说她的一身很坎坷. 女儿们结婚后教会又给了一笔生活费, 包括养育的孩子费用. 秀美的大女儿半岁时住院的发票都给姑姑寄回去报销. 1950年外国传教士被驱逐出境, 姑姑知道秀美又怀了孕, 便在香港等待消息. 正立一出生, 姑姑就从香港寄来钱和衣物, 甚至还包括尿布. 姑姑离开中国时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她的女儿们: 秀美家的饭锅和小奶锅都是姑姑留下来的, 一直用了三辈人. 秀美的女儿上初中时穿的衣服, 有的还是姑姑的衣服改做的.   
 
姑姑当年是怎样教育孩子的, 我们现在都不能细考了, 可是她的教育在孩子们身上的表现足以体现当年教育的结果. 秀芝当年和保罗的妹妹秀萍友情很好, 秀萍很想秀芝做她的嫂嫂, 可保罗和秀美已经自由恋爱, 秀芝也毫无怨言. 2005年秀美的两个女儿专程到西安看望她们唯一的姨妈. 当问到此事时, 秀芝原原本本讲诉了此事, 秀美的小女儿问她为什么不抢过来呢? “俺当年已工作了, 条件比你妈好. 你妈身体不好, 俺不和她争. 再说她是俺姐啊!” 秀美的两个女儿泪流满面,无言以答. 2003年春, 中国大陆sars病漫延, 秀美生命垂危. 此时秀美在世上唯一只有秀芝和秀兰妹妹了. 一听到姐姐病危消息, 秀芝马上要到四川来, 她的孩子告诉她现在不能出外, 怕她传染上非典. 但秀芝只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什么非典不非典,我只知道俺姐快不行了, 我非去不可.” 由于时间太紧, 买不到卧铺, 快80的志远和秀芝坐了硬座火车来到四川. 二十多个小时的硬座使两人的双腿肿得不能走路, 一个星期都没有恢复过来. 而此时的秀兰已有点痴呆了, 大小便不能自理, 没有办法赶来. 秀芝每天到医院陪着经常昏迷的秀美姐姐. 当秀美一醒过来, 秀芝马上拿出孤儿院十姐妹小时候和宋大大, 徐大大一起合影的照片, 一个一个挨着讲给秀美听:“这是秀英, 她有两个孩子, 一个挖白(石灰), 一个挖黑(煤); 这是秀纯, 她没有孩子, 抱养了一个男孩……怎么又睡着了?” 秀芝怎么也不相信她姐姐此时已不是当年他们一起生活的姐姐了, 她是强打起有限的精力, 听她妹妹讲她们平时最喜欢讲的事. 妹妹也知道姐姐此时最想听什么, 就这几个姐妹的事, 秀芝周而复始地讲了两周, 怎么也讲不完的事啊!这是秀美最后时光里最愉快的日子. 秀芝临行时告诉恩惠:“ 一定要把这张相片放到你妈手上,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恩惠照办了.
 
2004年, 秀兰病在床上, 每每痛苦不堪时, 口中喊的是:“我的姐啊, 好疼啊!” 她没有娘, 也从来没喊过娘, 姑姑早已去世. 在这个世界上, 除了儿子以外, 她的亲人只有姐姐了. 在没有意识的时候, 口里不是唱赞美诗, 就是不断说“我姐来了,我姐来了.”在唱诗班里, 秀兰一直是唱女高音. 弥留之际,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优美. 秀兰去世的第一时间, 她的儿子立刻告诉了姐姐恩惠. 两个姐姐明白了兰姨的心意, 立刻告诉弟弟, 火化以后马上把骨灰送过来, 安葬在姐姐秀美身边. 可怜的秀兰从生下来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姓, 也没找到亲生父母, 结婚几年丈夫被划成右派, 后劳改时去世, 一个人带着儿子在四川边远的一个煤矿医院当了一辈子的护士. 但秀兰也是幸福的, 在孤儿院里, 姑姑最爱她, 因为她是第一个进孤儿院的, 又随姑姑姓牧. 她年龄最小, 姐姐们都爱她, 秀芝和志远还专程去那边远的煤矿看望了她好几次.
现在除了秀芝外, 姑姑和她的女儿们在天堂里早已团聚了. 秀芝也84岁了, 但姑姑现在还不会接她走, 她和她的丈夫志远还有任务, 协助我——一个孤儿院孩子的后代记下这段历史. 要让孤儿院的后代们都应该知道, 曾经有一个叫牧爱德的美国传教士, 受基督教循理会的委托, 终身未婚, 养育了我们的母亲们. 正是有了她, 才有了我们的今天. 我们有责任把这段历史告诉我们的下一代, 下一代, 直到永远.
此条目发表在Livres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牧教士和她的孩子们

  1. Chang说道:

    咦这是哪

  2. Lin说道:

    这是指哪里?

  3. l说道:

    这个是真的么?

  4. Lin说道:

    当然是真的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