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充]关于下文中提到的那位同好学长的轶事

在当时我们学校——一所子弟中学里面,旗帜分明的分为了两大阵营:企业子女以及外招生。在我念小学的时候,所有的同学父母都是同一个企业的员工,很少有人选择去外校念书,基本上也没有外面的人到我们学校。到了初中,每个班上大概都会有几个外招生。由于学校在当地声誉不错,一般进来的不是关系比较铁或者多交赞助费,就是到了一定分数线的。后来到高中之后由于学校从企业中剥离出来,外招生越来越多,两大阵营的界限也就越来越淡漠了。题外话
 
当时我们这位主席便是外招生中的一员。关于我们当时的学生会的故事留待以后慢慢讲,现在想提及的就是当时我们竟然没有办法找到往届学生会的任何资料,这一直是让我们困惑不已的问题。当时召开学生大会的时候学校定名为“泸天化中学第五次学生代表大会”,但是后来当我们希望编纂一下这五届大会的历史的时候发现前四届居然是一个空白(以至于我一直怀疑这个第五届是捏造出来的,纯属学校跟风的产物,形象工程,间接被用于学校完善结构申请示范学校及省重点所用)。
 
再回到关于主席同志的讲述上面来。主席同志除了对张学友的喜爱之外,还对易经和一阳指情有独钟。看过周星星《功夫》的,一定记得里面那本破烂的《如来神掌》秘籍。当时主席同志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五禽戏》和《一阳指》秘籍,不仅自己勤加修炼,还妄图把我发展为他的二弟子(另一位同志已经不幸的被他吸收为自己的开山大弟子)。关于“一阳指”的修炼过程,我已经无法完全回忆起他给我描述的细节了,但是有一些过程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用食指不断的戳坚硬的东西,保持一个固定的频率,当戳到一定的程度就差不多了。当然这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我们的主席同志笃信当他练成的时候,他将会获得临空虚指便能破敌的功力……后来听说他还对其他的一些比较玄乎的东西发生兴趣。
 
后来主席同志考上川大经济系(他比我高两届),当寒假回来召集我们这些昔日喽罗的时候,滔滔不绝的向我们讲述他们军训的经历——教官会很YD的跟他们分享很多成人话题。在他的叙述里面教官都是急色而变态的,哈哈~~后来当我军训的时候见到大兴军训基地那些教官dd,难免哑然失笑……
 
最后交代一下主席同志的归宿。主席同志大学毕业之后先南下后北上,在某网络公司谋得一编辑职位。我在大三寒假之后于主席同志在首都取得了联系,并约在某公交车站聚首。见面后主席同志告诉我他已经皈依了藏传佛教并拜某位活佛为师,目前与他同住的都是他的师兄弟。我去参观了他们共同修炼及生活的场所(世纪城某公寓),在碟机上聆听了台湾某高僧的讲道并与他们师兄弟(姐妹)三人同享了晚斋……晚饭后主席同志送我出门,并欣然邀请我到他家附近的某美发厅洗头。
 
这一见之后我和主席同志便再无见面,偶尔在QQ上碰见,他告诉我他准备辞职并和氏兄弟去西藏朝拜,再后来便彻底失掉了联系,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得到了自己精神上的满足……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补充]关于下文中提到的那位同好学长的轶事

  1. oedipus说道:

    神人啊

  2. Jue说道:

    高人….

  3. Lin说道:

    我非常的想知道他现在是不是成神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