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纪大八卦延伸出来的

说起世纪大八卦,还要追溯到胡子老师的博客上(虽然他最怕别人叫他老师,但是总觉得单叫胡子或者冬冬都不太礼貌,难道让我叫他土鳖文青?好歹胡子老师还是有着大批粉丝的,还是不能对人家不敬……)
这位胡子老师吃的是文字饭,传奇经历颇多,说不完的故事。有致于了解的请登陆他的博客你那边几点,也可以翻阅《新京报》(XJB)寻找他的专栏,或者CCTV6的《i说电影》栏目……

言归正传。前几天突然想起很久没有了解这位文青的最新动向,于是花了周末大把时间通览了一下大半年来他发布在博客上面的文章,其中一篇便提到了这世纪大八卦,关于张中行与杨沫……不知道行翁的可以理解(之前我也不知道,虽然行翁号称朗润园四老之一,比起季羡林来说他还是低调的多),但是不知道杨沫的……赶紧恶补一下《青春之歌》
当初看《青春之歌》的时候还在上初中,心智未开,对男女关系还处于懵懂状态。重温了一遍小说之后,我决定今后教育下一代,宁可花时间让他们多看金庸也不能看《青春之歌》……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林道静不仅仅是叛逆女青年(叫青年或许都不合适,十八岁也就刚刚挨着青年的边)。小说中的反角余永泽反而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物,或许因为我把行翁的形象与余永泽完全混淆了吧,不可否认杨沫在创作余的时候有丑化行翁的成分在里面。另外林道静在处理感情方面也极其混乱,余永泽、卢嘉川和江华三个人,她的变化之迅速让人难以接受,虽然作者把男女之情带上了“革命”的帽子——联想到了王小波的《革命时期的爱情》——这顶帽子还是难以掩盖林道静对于感情的轻浮。

这里并不想对小说进行什么口诛笔伐,毕竟它是一个特殊年代的产物,引起我特别兴趣的是余永泽与林道静之间的关系变化原因(或者说现实中行翁与杨沫之间的关系)。行翁曾经说过,导致他俩分道扬镳的原因,“主要是世界观不一样,她是有信仰的,而我是怀疑论者。”这个“怀疑论者”很有意思,联想到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像我们这一代的人,到底是怀疑论者多还是有信仰的多呢?去年在巴黎曾经和snow兄谈过关于宗教的话题,一个结论就是因为从小受“辩证法”影响太深,但凡遇到什么未知的东西都习惯的要去追根究底,因此对宗教的接受是有着相当难度的。宗教讲究的是“信则灵”,在面对“要我接受,你必须要说服我”的态度的时候,普通的传教者就很难再继续下去了。身为怀疑论者会有很多的困扰,因为世界上无解或者未解的东西实在太多,凭一己之力想要通过思考得到一个确然的结论太难,所以常常活在一种自己哄着自己玩的状态,反倒不如有一个简简单单的信仰执著的生活着那么快乐了

此条目发表在心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