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萝卜儿,闵闵甜,看斗看斗要过年。娃儿要吃肉,老汉没得钱】

又要过年了。

昨天做caisse的大姐问我要不要同去十三区买年货,我才惊觉原来还有两三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在法国三年多,在巴黎才感觉到最浓郁的春节气氛,买年货的概念才又进到脑子里。第一个春节在Lyon,一大群人在娜姐房间用啤酒瓶擀皮包饺子;第二个春节在Bath,自己调馅儿和面也做了一锅饺子;去年在CF,应该是在东海家里面吃的饺子,全家齐上阵(在他家吃饺子次数太多了,以至于都不记得每一次的状况了)。

每次过年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初一早上起来能够穿一双新袜子,每年妈妈都会为我准备一双放在枕头边。今年的我也准备好了。以前家里条件算不上好,虽然日子过得并不紧巴,但很少有过年穿新衣的时候。后来自己开始买衣服也是需要的时候去买,买回来就穿,从没有说藏着掖着攒着穿。以前年二九或年三十,就跟着大人去买好多的瓜子花生水果,为晚上守岁准备;爸爸和舅舅则是从中午开始就在厨房里面开始忙活晚上的大餐,水煮肉片是我和丁浩年年都预订好的菜(貌似后来还加上了泡椒牛蛙)。小时候不懂事,总是开始上凉菜的时候就开始偷吃,吃到一半就溜走去看春晚了;大一些了觉得春晚没劲,还不如慢慢吃年饭,撑得东倒西歪;再大了慢慢开始懂事,知道老爸做饭的辛苦,帮帮忙打下手,等菜都上完之后陪他吃几口,喝几杯。

小时候最期盼的是压岁钱。我很少跟人家去比较每一年能够拿到多少,父母不是什么显赫人物,给我压岁钱的都是亲友,父母也必然有给人家小孩的,所以这些钱其实都变相的从父母的手里流到我的手里。跟很多人不一样的是,我的压岁钱我有很大的支配权,因为妈妈很少用帮我管理的名义变相把钱收走。小时候不懂得如何花钱,只知道父母给了多少我才获得了多少,于是主动上缴——第一笔花出去的是买了一个爱德牌的电饭锅(这口锅坚持革命了好多年)。貌似我的第一个银行账户,在工行的存折里的钱也是来源于压岁钱。再往后,恐怕就是我要给别人发压岁钱了……

其实,过年了,带给我更多的,还是对家,对父母的思念……爸妈,我想你们了。婆,我想您了。

此条目发表在心情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1. Tian说道:

    赶紧组织吃饭活动

  2. 说道:

    是我们在法国的第四个春节了~
    日子过的真快啊

  3. 说道:

    记得那年的饺子,弄了好久才吃上,以至于后来发誓不去自己弄饺子
    胡鸣昨天回家去吃饺子了,今年留在家里跟往年一样陪爸妈过年
    不打算回来了吗?
    第四个年头了。。。。。。。

  4. Jue说道:

    =  = 
    来这里几年,一年饺子一年火锅的…我决定今年不做饺子了  我要好好的烧一桌年夜饭吃。。
     

  5. Amy说道:

    典型的乖孩子啊~~好懂事~~

  6. Unknown说道:

    wow gold!All wow gold US Server 24.99$/1000G on sell! Cheap wow gold,wow gold -30628510361262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