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澳大利亚ABC的报道

 

 

 

 

 

 

 

 

 

  为袋鼠国的同志们喝彩!!

发表在 新闻与政治 | 4条评论

关于最近新闻热点的调侃

甲:巴黎支持全世界的人权!
乙:当然不包括中国人尤其是中国残疾人的。

甲:藏独分子为什么攻击残疾人?
乙:因为他们打不过身体健全的人。

甲:达赖提倡的非暴力不合作是什么意思?
乙:就是除非对他们施加暴力,否则他们就不会合作。

甲:达赖说他不喜欢流血。
乙:所以他们改用火烧人了。

甲:为什么基地组织是恐怖组织?
乙:因为他们攻击平民。
甲:藏青会也攻击平民,为什么不是恐怖组织?
乙:嗯,这个要辨证的看待问题,当一个组织的行为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他们就是恐怖组织,如果符合美国的利益,他们就是自由战士。
甲:难怪阿里同学进入车臣的时候报纸上印着“自由战士阿里进军车臣”,而在伊拉克的时候报纸标题就变成了“恐怖分子阿里在伊拉克出没”。

甲:听说奥运会有让世界人民停止纷争,共同休战的功能?
乙:是啊,因为奥运会召开以后大家的攻击目标就都变成奥运会本身了。

甲:纳粹德国时期的德国新闻媒体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乙:纳粹德国的媒体在重复一千遍谎言的同时对真相采取封杀的态度。现在的德国媒体在重复一千遍谎言的同时对真相采取默杀的态度。

在巴黎大街上:
女:这些西藏人为什么要闹事?
母:因为中国人占领了他们的国家50年。
女:那为什么科西嘉人不闹事?
母:因为我们占领了他们的国家200年。
女:为什么北爱尔兰人不闹事?
母:因为闹事的都已经绝食死了。

在非洲丛林
某大猩猩:这些白皮肤的没毛猴子都是些蛮子,因为他们根本不会说猩猩语!

甲:听说萨科奇不想出席北京奥运会?
乙:因为他害怕他布吕尼趁他不在又去拍裸照。
甲:听说默克尔也要抵制北京奥运会?
乙:因为她拍裸照没人看。
甲:听说加拿大总理也不出席北京奥运会?
乙:因为他不想坐在第二排。
甲:听说波兰总理也在抵制北京奥运会?
乙:波兰?波兰是什么东东?

甲:那些支持藏独的西方人明明知道西藏是不可能独立的,为什么还要鼓噪?
乙:他们也明明知道自己的灵魂是不可能得到救赎的,为什么还要祈祷?

再补充几个:
甲:法国人太让我伤心了,结果我一怒之下删了苏菲·玛索的裸照。
乙:是啊,法国人也让我很伤心,结果我一怒之下买了布吕尼的裸照。

甲:法国是骑士精神的故乡,法国男人都浪漫多情,对女士彬彬有礼。
乙:呃,那他们为什么在大街上攻击弱女子?
甲:那些不是真正的法国人,肯定都是些黑脚法国人。
乙:那么怎么区分法国人和黑脚法国人?
甲:法国人?现在哪里有法国人?

甲:东伊运和藏青会有什么区别?
乙:东伊运的后台是LD,藏青会的后台是DL。

甲:东伊运和藏青会有什么区别?
乙:东伊运想杀人却还没有成功,藏青会已经成功了。
甲:东伊运为什么会失败?
乙:恐怕是因为那个小妹没想清楚天堂里的70个处女对自己有什么用。

甲:藏独为什么要攻击圣火?
乙:因为他们要独立。
甲:人权分子为什么要攻击圣火?
乙:因为他们要抗议达尔富尔问题。
甲:环保主义者为什么要攻击圣火?
乙:这个,他们可能想节能减排吧。

甲:在巴黎支持藏独可以得300欧元呢。
乙:在旧金山有个姓王的小姑娘可得了千元呢。

发表在 新闻与政治 | 10条评论

关于Le Cocu de la France的最新八卦

离婚,再婚,炒不出新闻的小尼姑再一次张口骂人了……

一年一度的法国最大规模的农业博览会,salon de l’agriculture,总统大人也是亲临助阵,希望能够提升一下自己那岌岌可危的支持率,没想到当场吃了白眼……

小尼姑:先生你好(握手);先生你好(握手)……
大叔:(躲……)靠,别碰我!!
小尼姑:那你丫给我滚开好了(笑)……
大叔:你让我恶心!
小尼姑:去死吧,你个可怜的蠢货!!

发表在 新闻与政治 | 3条评论

给大家拜年

看春晚,吃饺子

祝福的话说再多也不厌,愿大家一切都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4条评论

葛覃

【国风·周南】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
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
是刈是濩,为絺为綌,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
薄污我私,薄澣我衣。
害澣害否?归宁父母。

发表在 图书 | 2条评论

【红萝卜儿,闵闵甜,看斗看斗要过年。娃儿要吃肉,老汉没得钱】

又要过年了。

昨天做caisse的大姐问我要不要同去十三区买年货,我才惊觉原来还有两三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在法国三年多,在巴黎才感觉到最浓郁的春节气氛,买年货的概念才又进到脑子里。第一个春节在Lyon,一大群人在娜姐房间用啤酒瓶擀皮包饺子;第二个春节在Bath,自己调馅儿和面也做了一锅饺子;去年在CF,应该是在东海家里面吃的饺子,全家齐上阵(在他家吃饺子次数太多了,以至于都不记得每一次的状况了)。

每次过年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初一早上起来能够穿一双新袜子,每年妈妈都会为我准备一双放在枕头边。今年的我也准备好了。以前家里条件算不上好,虽然日子过得并不紧巴,但很少有过年穿新衣的时候。后来自己开始买衣服也是需要的时候去买,买回来就穿,从没有说藏着掖着攒着穿。以前年二九或年三十,就跟着大人去买好多的瓜子花生水果,为晚上守岁准备;爸爸和舅舅则是从中午开始就在厨房里面开始忙活晚上的大餐,水煮肉片是我和丁浩年年都预订好的菜(貌似后来还加上了泡椒牛蛙)。小时候不懂事,总是开始上凉菜的时候就开始偷吃,吃到一半就溜走去看春晚了;大一些了觉得春晚没劲,还不如慢慢吃年饭,撑得东倒西歪;再大了慢慢开始懂事,知道老爸做饭的辛苦,帮帮忙打下手,等菜都上完之后陪他吃几口,喝几杯。

小时候最期盼的是压岁钱。我很少跟人家去比较每一年能够拿到多少,父母不是什么显赫人物,给我压岁钱的都是亲友,父母也必然有给人家小孩的,所以这些钱其实都变相的从父母的手里流到我的手里。跟很多人不一样的是,我的压岁钱我有很大的支配权,因为妈妈很少用帮我管理的名义变相把钱收走。小时候不懂得如何花钱,只知道父母给了多少我才获得了多少,于是主动上缴——第一笔花出去的是买了一个爱德牌的电饭锅(这口锅坚持革命了好多年)。貌似我的第一个银行账户,在工行的存折里的钱也是来源于压岁钱。再往后,恐怕就是我要给别人发压岁钱了……

其实,过年了,带给我更多的,还是对家,对父母的思念……爸妈,我想你们了。婆,我想您了。

发表在 心情 | 7条评论

Sweeney Todd

好了,今天不是来写观后感的,我老实交代——今天下午在电影院睡着了,还是呼呼的那种。

冲着Johnny Depp的名头去的,但是准备工作做得太差,没有好好研究一下原版音乐剧(直接导致俺在了解剧情细节上面跟不上节奏)。语速太快(作为参考的法语字幕也是翻得唰唰的),浓厚的伦敦口音加上大量的对白都是唱段,看得我眼皮越来越沉重……

重温是必然的

其实引发我深夜爬上来不吐不快的原因是:

女主角

好了,我承认我功夫下的不够,不知道女一号是导演的另一半……更不知道这个涂着熊猫眼的伦敦版孙二娘,这个在最后令人毛骨悚然的一段华尔兹之后被酷哥戴普一把扔进焚尸炉烧得干干净净的神经病女人居然是【A Room with a View】里面那位让我痴迷的Lucy Honeychurch……大家来砍我吧

对比在Sweeney Todd里面的Mrs. Lovett:

 

本来想写一个长篇,最近好戏不断,先拖欠一下吧……前面的书感已经快让我拖成太监了,好在做过的功课还在,等过一阵子补齐了。

发表在 Cinéma | 4条评论